追蹤
老白羊的私人農場
關於部落格
這裡有新鮮的嫩草,請隨意享用 XD~~

想買個誌書寶寶的請走這邊:白芸個人誌


  • 8571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4

    追蹤人氣

其實,曾經有兩本書我真的很想把它寫成悲劇……

池凱手術成功後,來找聞宇,但後者已心灰意冷,打算和前女友複合,對他十分冷淡。
池凱沒有解釋,也沒有昏倒這麼狗血的戲碼。他默默離去,遠走他鄉。
半年後,聞宇收到一封信,是池凱的字跡。
上面只有一句話:我多想對你說出真話,可我的舌尖卻長滿了雜草。
沒有落款,只有日期。
那是池凱腫瘤惡性擴散並告不治的前三天。
聞宇趕到時,屍體已遵池凱的遺囑火化,他得到的只是一隻小小骨灰盒。
捧著它,聞宇潸然淚下。
他回去即取消婚禮,從此終身未娶,鬱鬱而終。
 
2 《獨行獸》
這本BE的大綱改動稍大一點。上冊基本相同,下冊就完全不一樣了。
從柏漸離出國那時開始。在機場候機的時候,柏漸離給謝言發短訊,告訴他,他想自我放逐一段時間,給自己空間冷靜思考。如果三年後,謝言對他的心情依舊,那麼他就回來,回到他身邊。
柏漸離是真的這麼想的,可後來因為父母離婚的打擊,他把寫好的短信刪除,沒有留下一字,毅然離開。出國學習、遊歷、出車禍,這都和書中一樣。只是謝言並沒有飛來澳洲找他,深情執著的小攻在現實中是不存在的(殘酷啊,這就是現實)。
柏漸離經歷生死邊緣,對謝言的思念日愈加深。等身體痊癒後,他收拾行李,回國找謝言。
時隔四年,物是人非。他心裏並沒有太多把握,所以只通知了肖誠。可前來接機的,除肖誠外,還有謝言。
柏漸離起初既驚喜又震驚,但後來就覺得不對勁。謝言和肖誠之間,有一股無形的默契,再不是以前爭鋒相對的狀況。果然,肖誠告訴他,他現在和謝言在一起。
他們從情敵變成了情人。(我知道有雷,頂住!)
 
肖誠說,當初他們經常打交道,是因為柏漸離的關係。
柏漸離是他和謝言之間唯一的共同語言。那時的柏漸離不常在家,不是在大學,就是外出旅遊,音訊杳無,就算肖誠,也難得和他通幾次電話。
他們只能在彼此口中,不斷懷念對方。
有句話說得好,日久生情。日子久了,再不對眼的“敵人”,都慢慢變得可親起來。一旦在心裏意識到了對方,在一起便是順理成章的事。
一個是自己最好的朋友,一個是自己深愛的人。他們兩個能在一起,是件值得高興的事。
柏漸離維持著淡淡笑意,內心卻如同一片廢墟。
沒有任何語言能形容他內心的痛苦,只是他一向善於忍耐,出國幾年,更加練得喜怒不形於色。所以他很平靜地掩飾過去了。
 
謝言看在眼裏,覺得自己放棄柏漸離,完全是正確的。
不過他畢竟愛過對方,初戀總是最難忘,心裏難免刺痛,對他更加冷淡。甚至趁肖誠不在的時候,冷冷責問柏漸離,一消失就是四年,現在又為什麼要回來?
柏漸離看著他,只淡淡說了“我很抱歉”這四個字。
他抱歉年輕時一意獨行,傷人傷已;抱歉自己在四年前學不會愛和感激,四年後知道了,卻不懂什麼叫為時已晚;抱歉自己貿然出現,令肖誠和謝言穩定的關係蒙上陰影;抱歉自己差點有了天長地久的妄想;更抱歉像他這樣的人,無論是愛或被愛,都註定悲劇收場的命運。
 
想通這一點後,柏漸離很快平靜下來。
一個星期後,柏漸離藉口澳洲有事,不顧肖誠的挽留,飛了回去。
送機的時候只有肖誠,謝言沒來。快登機時,柏漸離的手機響了,是謝言的來電。
他看著手機上那個刻骨銘心的名字,卻沒有接,一如當初那條定下三年之約的短訊,明明寫好了,卻最終還是一個字一個字地刪除。
如果他那時發出短訊,又會如何?
柏漸離不知道,也不想做任何猜測。
哪里又真的有天長地久的愛情,那往往只是一瞬間的錯覺。
 
回到澳洲後,柏漸離退掉了在市區租的房子,在柏斯市效的一處偏遠農場找了份工,每天擠奶牛、喂羊、除草……過上了正宗的農夫生活。
整間農場好幾公頃土地,農場主起先找了二位工人,但其中一人只呆一個星期,便忍受不住寂寞辭工了,剩下只有柏漸離一個人,住在方圓幾十裏都杳無人煙的偏僻農場,與牛羊相伴。
每天淩晨有奶車來收牛奶,每月農場主來巡視一次,給他帶一點食物,除此外,他幾乎不需要與人打交道,過著與世隔絕的生活。
孤獨世界,孤獨的盡頭。
柏漸離可以好幾天都不和人講上一句話,他覺得自己沉到了大海最深處,再深下去的話,只怕要長眠不醒了。
其實長眠不醒,未嘗不是一種幸福。
 
時間一天天過去,眨眼到了年底。
除夕時,柏漸離給肖誠打了一個電話拜年,接電話的卻是謝言。肖誠去外地出差了。
柏漸離沒料到是他,只能硬著頭皮和謝言聊了幾句,都是些客套話,然而在快掛時,謝言突然問他:柏漸離,你到底有沒有愛過我?
心裏的疼痛突然似潮水氾濫,柏漸離有種難以呼吸的感覺,半晌說不出話來,勉強道:祝你們新年快樂。然後毅然掛斷了電話。
 
他沒辦法回答,謝言也並不是真想要聽答案。
事到如今,問這些又有什麼意義?沒有對方的人生,又有什麼意義?
他已經達到了自己想要的孤獨境界,此生無憾。可為什麼一想到謝言,就會痛得無法呼吸?如果生命可以重來,他還會不會有所改變?會不會坦白告訴謝言,自己對他的感覺?
 
柏漸離如往常一樣,上床睡覺,卻輾轉反側,難以入眠。
於是他乾脆爬起來,開著自己的小車,在山間小路上亂逛。
不知道方向,也沒有目的地,就這麼一直開下去,開到汽油耗盡吧。
不過,還沒等到油耗盡,他就因為不慎走錯道而一頭撞上了迎面而來的貨車。這次他沒有像前一次那麼幸運,小車被碾得粉碎,他腦部重傷,當場死亡。
享年二十七歲。
 
謝言永遠也不知道,柏漸離這一生,只有過一次天長地久的奢望。
只是,沉默而孤獨的愛情從不曾吐露,也就註定了它消亡在無人曠野的命運。
 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這兩本的氛圍其實最應該寫成悲劇,但我是不會下筆的,最多寫寫大綱,自得其樂。
獨樂不如眾樂樂,現貼出來,讓大家享受一下五雷轟頂的快感(毆)
哦哈哈哈……
大家現在明白了吧,偶這個“親媽”是多麼地難得啊~~~~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