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老白羊的私人農場
關於部落格
這裡有新鮮的嫩草,請隨意享用 XD~~

想買個誌書寶寶的請走這邊:白芸個人誌


  • 8574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4

    追蹤人氣

[BL短篇]Without a Reason

愛一個人,不需要理由,離開一個人,也不需要理由。J,我不需要理由告訴你我爲什麽會愛你,自然,也不需要理由告訴你爲什麽要離開你。 ——題記 人生的根源是苦痛。 叔本華如是說。 幸福一如虛幻之城,風起漂渺,淹于海蜃,種種如露亦如電,瞬間,或是比瞬間更少,偶能窺得一、二,那也是苦痛心存憐憫的幻化之像。 唯有煎熬,曆得真金,方能成器。 然,J說,狗屁,這種陳迂腐說真乃誤人子弟,人生本該簡簡單單,快樂平凡,哪里來的這麽多無病呻吟,裝腔作勢,伊伊呀呀,真是要命! 當時我携女友去看他,敲門良久,J出來。 大夢不覺醒……J打著呵欠,掩掩襯衫以遮住精瘦之身。坐下,泡咖啡,待客。 咖啡是黑的,誰也不知到底有多髒。 我閉著眼睛把它喝下去。女友則花容失色,J的房間堆落雜物,髒衣,外賣盒,書籍……活脫脫一處無可下脚的垃圾場。 再偉大的愛情,只要來到J的住所,統統如被雷達噴射的蚊子,落荒而逃。 我也該逃,然J之于我,一如孽緣,剪不斷,理還亂。每當在我極痛恨他誓于他一刀兩斷之際,他又突然冒出來,一臉狀若無事地傻笑,然後說—— 哈哈,你還真生氣啦,幹嘛這麽認真? RELAX,RELAX,不要整天綳著臉,放輕鬆……無論前半生如何用心,孜孜以求,倦倦不誨,後半身仍然身陷黃土,枯骨一堆,若偶有後人能前來拜奠,供以水酒,便是生前造化,所以,何不及時樂行,得過且過。混到成糞,成土,成腐爛,成一縷烟。 我說的沒錯吧? J傻笑,然後抓抓頭髮,跑到屋外的桔樹下,摘幾個果子給我和女友。 吃吃……小生此處一窮二白,唯有妨效野人,自得其食。他指著幾顆乾巴巴的桔子,宛如豪門盛宴,滿漢全席。 告辭出門之際,回首看見J一個人孤零零站在學生公寓門前朝我們張望,一時間褪盡張狂,洗却不羈,竟有幾分楚楚的小可憐模樣,乍看有像極了站于望夫崖上的痴妻。 我于是狠心回頭,牽住女友的手,繼續前行。 * * * 我思故我在,我在故我行。 我行,故我漸遠,與J,與其他人,于這繁華綺麗,痴男怨女,燈紅酒綠,弘一法師口中的露水幻境。 J與我不同。他相當懂得及時行樂。 剛搬入音樂學院寢室之際,不知隔壁住著何方神聖。每日早晨無動靜,中午偶有人聲,到了晚上,夜猫子出洞,搖滾樂震耳欲聾,直至淩晨。 更可恨半夜有淫靡之聲入耳,聲聲不息,一波稍止,一波又起,低吟回啘,時又江河直泄。如此精力,倒害我臆想失眠,第二天一早起,有時見男,有時見女。偷偷摸摸,自隔壁溜出。 這厮原來竟是男女通吃型。 一日,正準備晚飯之際,有人輕叩房門。 是誰到我這窮鄉僻壤從無人光顧之地?打開門,一修長男子,憨憨撓頭,露一口潔白牙齒,問可否借大盤裝牛肉? 我翻箱倒櫃,東找西尋,終于從角落拎一灰塵滿臉的大碗,給他,他道謝離去,我不久即忘。但,幾日後,忽然又聞敲門聲,仍是他,憨憨招認,他竟無意把我的大碗打碎,爲示歉意,特邀我過去用餐,幷陪一大碟。 我說不必。自認是一孤魂野鬼,受不了人間喧嘩,他無奈,離去,半晌後,遞過來滿滿一盤紅燒牛肉,說是既然吃不掉,與其倒掉,不如給我。 牛肉還不錯,只是口味偏重。 文章一旦破題,勢如破竹。天下事,無不如此。 從此「禮尚往來」,到「無禮也往來」,從此漸漸熟識。 熟識後,J每每拿此打趣。 他見隔壁似乎有人居住,却又從無動靜,且不見人(因我日出而做,日落而歸。他則日落而做,日出而歸,自然見不上)一日不禁突發奇想,會不會有人猝死其內,若等到尸體發臭,可大大不妙,所以找藉口一觀。 萬萬沒想到,本以爲是一高山隱居人種,該是滿臉胡碴、面露凶光之輩。誰料一照面,竟是一與他不相上下之帥鍋(此話有待商榷,我自認比他帥),唯膚色較白,一臉呆相(此話形容他還差不多),所幸看來看去,不象猝死之人,于是放下心來。 虧了我,將你從獨狐不敗之境,拉回人間,盡享紅塵;也虧了我,讓你多多說話,免得有一天,退化爲牙牙學語之幼兒;也虧了我,你這路盲才找到一條往學園主樓的捷徑,省得你日日穿過一片草場,受蚊蟲叮咬之苦。 J笑我,然後擺手,不必說謝,心裏記得就好。 他一臉得意洋洋,爲解救一世界瀕危孤僻獨居人種,而興奮,自覺偉大、且高尚。 兩個的人性格可以迥异到如何程度?我和J便是典型的一例。 一個天,一個地,一個鳳凰一個鶏(當然,鶏肯定不是我),一個狐朋友狗友如群,一個孤家寡人獨行俠。 我每天乖乖上課,聽講,做筆記,他則日日翹課,日處游蕩,作弊,找槍手。 你和J真的好不同哎,很多人都這麽說。這樣也能成爲好朋友? 正因爲不同,才能成爲好友。 算來,自從到Z市後,J便是我和這世間通往的唯一橋梁。 * * * 人生苦短,譬如朝露,須及時行樂,及時行樂。 J如是說。 他濫交,極其濫交,男女通吃,前一秒勾上不知那個系的系花,後一秒又跟系花的男友眉來眼去。再下一秒,却將魔掌伸向新一届新生。但,他濫交却多情,這現象真奇怪,我分析無數遍。 一個濫交的人怎麽可能多情,正如一個人同時在洗臉又怎能刷牙。但,J做到了。 他第33個BABY畢業走後,J鬱鬱不樂。 一日,在聲樂系練習室,撞見他,我隨口一問,你那位BABY如何? 原以爲J會一如往常,吊兒郎當地戲謔幾句「縱橫花叢間,片葉不沾身」之類,然,J一言不發,嘴一扁,眼一紅,跑入洗手間。 我一怔,連忙跟上,只見在狹窄男厠中,J已一滴滴,涓雨細流,然後,一粒粒,碩大滾珠,江河直下,飛瀑三千尺。 J嚎啕大哭。 得了得了。我抽出面紙給他,從鼻子冷哼兩聲。哭啥,你又不是真的愛他,他也不是真的愛你,你們兩個根本因爲性饑渴,所以才會乾柴烈火,一點就燃。 你說得我像種馬。J含泪指責。 你本來就是種馬。及時行樂,見人就上,不正是你的宗旨?整個學園有哪個人沒有跟你有一腿? 但是我傷心,總是可以吧。 你是傷心少了暖床的伴,要再花精力四處去釣。到了明天,我打賭,你就會把BABY33號忘得一乾二淨。 可是,我真的喜歡BABY,真的真的喜歡他。 這句話聽起來真像一首歌詞。 哈哈,你每個女人男人都喜歡。你說你是真心,好,我且信你,在這一秒,你確是真心實意,但只要過了這一秒,你就會立馬忘記。再到下一秒,你就左手抱一個,右手摟一個,前面再親一個。 你、你、你……你真現實,你真殘酷,你真冷血,你真無情……J的雙眼紅紅,直瞪著我,却無法反駁。 真理總是令人無法反駁。 我冷冷叉手回瞪著他,雙目炯炯,用三昧真火將他燒得體無完膚。 J更加不甘,于是又嚎啕大哭,還朝我張開手臂要抱抱。 我堅持三秒,然後投降,伸過手將他抱住,輕撫他頭上黑髮,極軟極柔,極舒服。 他一邊抽抽答答,一邊把鼻涕和眼泪揩在我衣服上。這個混賬小子,說不過我就用這種無耻手段向我報復。 J那勻稱略瘦的身軀在我懷裏微顫,像極一隻乖巧可愛的紅眼兔。 一刹那,我以爲,我會吻他。然,我沒有。 TBC (圖:網易手繪圖庫)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